【土银】巧克力

开学了......以后都没时间打了。据说今天是情人节?刚好早上在学校写了篇诶~~

最近脑洞好多,但是莫名其妙地文笔好像变差了(虽然本来也不怎么好)。最惨的是U盘丢了,课件啊、文啊“唰啦”一声全没了......

恩,现在才想起,今年是本命年。

我现在心好塞啊......


巧克力

“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说话的人双手支着额头,面孔隐没在阴影里,只看得见一头乱蓬蓬的自然卷银发。

有人随后接上话。

“是的,今天将决定我们的命运。”推推眼镜,镜片后的眼神锐利。

“世界上总有这样两拨人:一拨明明已经收到学校里三分之二的妹子亲手制作的巧克力,还拉着旁人大吐苦水哭成狗:‘为什么真爱就辣么难找?’......”

“另外一拨人只能默默在心里吊起沙袋一边使出‘喝——’的升龙拳,一边被他们拉着念叨。”

会议室的门忽然被用力打开又甩上。神乐叉着腰走近,跳上长桌,跷着二郎腿抠抠鼻子。

“说白了,你们就是想要巧克力嘛。”

两个男生瞬间趴倒在桌上,捶桌。

银时:“呜——我要巧克力我要巧克力我就是要妹子亲手制作的暖心又好吃的手工巧克力!”

新八:“......我不要我不要我就是不要被大姐逼着吃煮成焦炭的巧克力渣!”

神乐居高临下:“阿新,天然卷也就算了,难道你也没有收到一个巧克力吗?”

“喂,什么叫’天然卷也就算了’......”不甘数落的声音自然被无视。

新八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神乐换上悲悯的神情。

“不用说了,看来我们的剑道社真的要废部了。”

银时有气无力地敲敲桌:“喂,小丫头片子,别把这种无聊理由当作废部的理由啊——”

新八“唰”地抬起头:“阿银你又颓什么,你不是有猿飞送的巧克力吗?”

“你管那只母猪叫妹子?”

“......”

“这样说的话,你不是还有阿妙的暖心蚀胃巧克力?”

“......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不要让我回忆起那诡异的味道!”

下午五点三十的铃声响起。神乐抠鼻:“要回家咯,看来你们不可能咸鱼翻身了。”

“......嘤嘤嘤,我不我不我不!”打滚打滚打滚,“我明明也很有魅力好不好!为什么就是没有人送?”

“......你是说你的死鱼眼还是天然卷能撩妹?”神乐一脸鄙夷。

“可也比新八眼镜有魅力多了吧!”

“......喂,我什么时候有这绰号了?”

“没差啦,摘掉眼镜你剩下的存在感就没了。”末了觉得像是有点伤人,想了会儿又补上一句,“不过你摘不摘都是张路人脸。不对,你还是别摘吧,不然路上走着一回头——哎哟我去,阿新走丢了!”

新八:“......”

神乐跳下桌子:“走了走了,别互喷了。喂,天然卷,”她拿过一个垃圾袋,“今天轮到你扔垃圾啦,”抬脚一踹银时,“快去快回啊,我们先走了,你一会儿自己跟上。”

银时伸手接过:“说起来我还是部长呢......”

神乐:“上次是谁在地板上打滚说‘奴家贫血犯了就是要吃甜品屋的双层巧克力圣代’来着?对了,你还没给我钱。”

新八:“上上次是谁让我帮忙递小抄?”

神乐:“上上上次是谁让我把土方的美乃滋三明治换成辣椒酱三明治?”

新八:“上上上上次......”

“停停停,我知道了,我赶紧去!”拖着垃圾袋走了几步,“怎么这么重?”

“全都是腌昆布的包装盒啊。”

“......”

快走到门口时想起了什么,返身掏了个东西塞入垃圾袋。新八推推眼镜:“你放了什么?”

“你大姐的巧克力。”

“......”


拖着巨大的垃圾袋哐哐当当地走向垃圾车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操场上还有三五个人在打篮球,篮球碰撞着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啪哒。啪哒。啪哒。哐当哐当。

一拐弯,直走到尽头是垃圾车。两边是停车处,放着学生的自行车。本应该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地走过,脚却不自觉停在了其中一辆前。那辆自行车上放满了,不,挂满了巧克力。

“......”

“咚。”篮球撞上了篮球板,褚色的球体在架子的边缘顺着惯性转了半圈,坠落。

没进。

银时闭上眼,手迅速地抓起一袋袋巧克力,扯开垃圾袋袋口,扔入。动作毫不迟疑。余晖昏黄,少年的剪影带着淡淡的惆怅,衬得周围景物入眼鲜明。再睁开眼时,那双猩红的眸子又恢复了平时的懒洋洋。抬手挠挠卷发,他看向垃圾袋。那里面有一个礼盒,包装和方才那堆巧克力全然不同,朴素的纯白。

才不是新八大姐的巧克力呢。


银时拿起它,左看右看。咳咳,不是送给多串的......怎么会送给他呢!只、只是表示一下对他手下留情允许只有三人的剑道社残存的谢礼,只是作为部长的谢意......

嗯,对,就是这样!

所以,要放上去——

不行啊啊啊,臣妾做不到啊啊啊!!!那样做的话,他和那群羞涩的妹子有什么差别啊啊啊!!!

“喀。”有人停在了身后的不远处。银时惊恐地回头。

“......多多多......多串?”你...你你你看了多久啊我勒个去!

土方张了张嘴:“你——”

银时手一抖,把整袋垃圾倒在了自行车上。低头,两人懵了三秒。土方的眉峰抖了两抖,倏忽上挑。火药箱原地爆炸。

银时:.......跑!

“天然卷你有病啊!”

“......多串你别得意,不就是当个学生副会长,人气旺了点,女生送的巧克力多了点,下次我一定拿得比你多!”

“你拿不到怪我啊?喂,你有种别跑,给我滚回来收拾!”

“我没种!”


一路狂奔。银时气喘吁吁地冲回会议室拿起书包,又是一路狂奔着冲出校门。我没种,我就是没种。他捂住脸。

要是有种,我早向你告白了。


余晖渐渐消散。打篮球的男生们终于累了,三三两两拎着书包往停车处走。

“哎,土方,你怎么还没走?”

土方抬头打了个招呼,埋头继续捡起一个个包装盒:“扔垃圾呢,银时那小子发神经,把垃圾全扔我这了。”

“他是嫉妒你吧,拿了这么多巧克力,全校男性公敌啊你。”男生用下巴指指整理好的一摞巧克力。

土方的肩僵了一刹。他耸耸肩:“谁知道。”抱了满怀盒子,正要转身走向垃圾车,又想起件事,回头叫了声,“喂,山崎,有空吗?”

“干嘛?”

“帮我找找那堆巧克力里,有没有一个署名。”

“谁?”

土方顿了片刻,轻声道:“卷子。”



(完)


PS.如果有机会,再写前面的内容吧~~还满喜欢慵懒剑道社部长银x严肃学生会副会长土的设定的。

评论(7)

热度(23)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