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安同人】《自·欺·人》

听说这是这学期最——后——一——篇——摸鱼作品哦~~~

依然不成熟,而且因为写太急,可能质量不咋地。虽然目前还没看过刀剑的同人,但估摸着这梗也有人写过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啊。

童话已过期,且看且珍惜呐,各位客官们。


刀剑同人(清光x安定)

当年总司在池田屋一战中握的剑到底是谁呢?

安定躺在树上,枕着手看隐藏在细叶间的鸟儿抖动着阳光温润过的薄羽,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树下的清光懒洋洋地喊他:“安定——君——药研君邀请我们去吃点心哦,走吧走吧。”

那样清闲的语调,尾音总像狐狸的尾巴尖般一勾,漫溢出的戏谑。朱色鸟嘴的小鸟停下动作,偏过头狡黠地回视他。他不自在地抬手摘了片细叶,放在眼前,仔细看它在阳光下的脉络:“你去吧,我中午吃得有点撑,现在胃里还是装不下。”

树下静了静。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清光蹙起柳叶刀般的眉峰的模样,他瞬间有些不安,忙低头去看那人。清光却几下攀上樱花树,一撩衣摆,坐在他身边。光影映在那人晃动的金色耳坠上,闪晕了眼。

“既然你不去,我也就懒得回去一趟了。喏,帮我看看,”清光伸出手,指尖嫣红,新涂上的色泽流转着瓷釉般的质感,“这次的怎样怎样?”

安定的目光刚从青叶上转开,落在他手上,稍怔了怔。清光挑眉:“怎么了?”

安定眨了几回眼:“呃......色彩像是太浓了点,仔细看是很饱满啦......但就是像......”

“这样啊......”清光收回手,端详片刻,“好吧,我洗掉再涂一次好了。”末了仍是不甘心,翻转手背面向他,眼巴巴地望着,“真的不漂亮吗?”

安定迎着少年期待的目光,面上不觉一热,窘迫地别了开去。清光嘴角的笑意转浓。

“漂亮。”


安定没说出口的那句话是——“就是像血。”

想来大概是错觉,大概,是连夜噩梦带来的影响......罢了。

他又一次梦见了池田屋一役。战中那个生来善剑的男子舞剑于方寸之地,所临之地皆为刀锋般锐利的气场掌控。剑光凛冽却浅凉如秋水,一道道倏然起,倏然灭,浮光掠影,模糊了眉眼,也模糊了岁月。他感受得到冲田手心的温度,也看得见梦境的最后,冲田猛烈咳出的炽热得让人近乎窒息的鲜血......那样浓烈的色彩......

恐惧如纷落的鸦群,蚀腐了心。

但这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冲田在池田屋一役上用的剑不是他,是清光。

加州清光。


“漂亮。”

冲田饮着清酒,赞许地向刀匠点点头。

“这把剑真美,如素月敛光。”顿了顿,酒舍中人声渐沸,布帘边的风铃与风碰撞,清越的声响轻轻荡开。他的声音仿佛淹没在夜晚的潮汐里。沉浮不醒。

“就叫‘安定’吧。‘大和守安定’,与‘清光’一对了。”


安定猛地睁开眼。还是悠闲的午后。清光仍在专心致志地涂着指甲。他大喘着气,环望四周,思忖着自己是否只是在午睡中做了个梦。心像是被蚂蚁细细啃噬。“安定”?“清光”?

“又梦到池田屋战役啦?”清光往指尖呵口气,瞥了眼他。

安定垂下眼睫,浅色的眸子掩得严严实实:“嗯。”

“你啊......”清光叹口气,却没说下去。他伸手握住安定的手。两人陷入沉寂。风拂过树冠,丛叶涌动。不知名的虫儿悄声低语。又一阵风吹来,鸟儿跳离树枝,振翼。风鼓动着羽翼的声响,像是一下比一下低缓的心跳声。

安定的指尖在他手心里一动。

“呐,清光。”

“嗯?”

清光扭头去看他。安定在今天第一次正视少年,目光从少年深红的发丝、金红的眸子、浅红的唇、朱红的衣袂一一划过,直到自己脸上也是一片薄红,仍一丝一毫也没有动摇。他浅浅地笑开,眼眸深处依稀沉淀着光影相染的凉意。

“我们来交换一个真相吧。”

清光眯起眼,笑意促狭:“真的?”

“真的。”

“那......”

“我先问。”

“好吧,你先问。”这样说着的人却有点悻悻的。

安定开口,声线轻浅如往常。清光偷偷地,偷偷地,把他的指尖握紧了那么一点点。

没关系的......对不对?

“池田屋一战中,冲田用的剑真的是你吗?”

那人却如此问了。


想了千千万万个问题,想了千千万万个答案,没承想,却是这个。不愿开口,开口又是犹豫。清光低头苦笑,笑意深深陷入苦楚。

“是我哦,冲田君用的剑,是‘加州清光’。”


是是非非过了几百年,再纠结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吧。

我宁愿为你缚上蒙眼的布帛。安定,为什么你问的是这件事?

为什么不问我,你来本丸前,我想不想你?

我......喜不喜欢你?


安定愣了几秒,醒转过来也是笑,却是别过脸,低低地笑。良久才道:“你想要知道什么呢?”

清光闭了闭眼。

“愿不愿意陪我去蹭药研君的点心?”

“好啊。”

答得轻率,转眼,人也下了树。清光望着安定的背影,眼眸的神色渐渐沉入死寂。还是习惯性地想笑,眼中却涩得发紧。他轻轻开口,对着背对自己的少年做口型。

“安定,你愿不愿意......”

后面的话终是说不下去。笑意埋藏了一场空。


我直到现在才知道,欺骗别人,也是一种自欺。但也总比说出真相好吧?

如果可以,我宁愿是自己折断在池田屋中。安定,你只适合圆满,残缺的部分,就交给我吧。因为——因为——

我们,是一对的。

你的眼睛由我蒙上,好不好?

(完)

                                                                                                                ——《自·欺·人》


PS.咩,我改了设定......其实历史上是清光折断在池田屋,这里的设定是,安定才是被冲田用在池田屋一役上的剑。因为剑尖受损、主人死去,安定受到极大的冲击,记忆也不太清楚。清光为了保护重生后的他,就擅自说在池田屋一役中是自己被使用,然后还隐瞒了断剑的事情。

(嗯,就是喜欢清光小小的狡诈里的温柔。(~ ̄▽ ̄)~)

然后咧,安定在接连几次噩梦后,想起了过去——就是因为冲田那句“素月敛光”,揭示了池田屋一役中那把清光流转的剑刃,名为“大和守安定”。于是?

于是一个选择继续骗,另一个选择继续被骗(装)咯。


话说......那样的话,你们大概能明白标题的含义了吧??



评论(4)

热度(46)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