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嘛,反正就是想给你看。嘿嘿嘿~

日常学校摸鱼作品,希望有人喜欢。

另:这是我尝试gl的一篇短篇,也许还有些欠缺......我会努力的(握拳)!


01

听着朋友念念叨叨着对校外男神的仰慕思念之情,唐诺忽然小小地走了点神。在这个小小的走神中,她想起了季白。初中的同班同学。

唐诺不喜欢回忆任何事,除了必须背的古文和公式。尤其拒绝回忆的是整个初中三年,她自认那是最屈辱中二、无颜面对的岁月。这样有过于绝对化的嫌疑,但很抱歉,她就是这种胆怯到会把过去好的坏的统统塞进保险柜关好、绑上三十斤的铅球、丢到船底凿了洞的大船上、跳入海中看大船沉没的文艺傻逼。至于会不会淹死,她才不在乎。反正那些回忆不会浮上来就是了。

在这么一大堆要沉海的东西里,最难以区分的只有一样——就是季白。唐诺若迫不得已要回忆起些什么时,总会胆战心惊地把手伸进保险柜里乱翻一通,同时祈祷着不会抽出和季白有关的任何东西。很神奇地,她这种赶公交永远错过车、摸狗永远被炸毛、吃冰淇淋永远在二十分钟后拉肚子的运气,在这种时候却会生效。心中念着“不想她不想她”,就真的不会想起她了。

那为什么这一次她会主动想起季白?

才、才没有呢!才不会因为朋友的一句“啊——我好想去告白——”而想起那个家伙!

......都说了没想她了,旁白你就别纠缠了好木好?!


说起来好像唐诺很怕季白,实际上并没有。也许先申明一点比较好,她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至于唐诺会觉得害怕......这个嘛......

如果说,一个人知道你时不时爱耍小脾气,清楚你肠胃不好到一星期的早读只有两天不会在最后五分钟冲去厕所,了解你睡不好或睡不够都会生闷气,听过你说家中不好的氛围,还见过你和小学就待在一起、足足四年友谊的闺蜜撕逼翻脸的场景,甚至动手帮你收拾残局......这样一个对你知根知底的人的存在,会不会让你很害怕?

会啊,当然会。她都怕死了。


所以,当季白某次打电话到她的高中宿舍,两人闲聊到季白的生日礼物,唐诺偶然问她“喜欢妹子不”,而季白用淡淡的嗓音压抑着紧张道“是啊,我喜欢你”时——

唐诺手一抖差点把话筒砸回电话机。

她手忙脚乱地拾起话筒贴在耳边,听着那边的沉默而不是想象中的忙音,清清喉咙,把那句“不好意思,您所拨打的座机已关机”生生憋回去,以万分冷静的口吻装出平日里二不兮兮的语气:“哎吖我知道啦,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指最近我买了本妹子的绘本,你要不?要就送你......”指尖却把电话线缠成死结。

挂掉电话后,整个人的表情像一面白板。舍友戳戳唐诺:“你怎么了喂?唐——小——诺——”

唐诺转过身,拍掉险些戳到胸的手指,眼神认真:“我要死了。”

“哈?”

“我说,我要吓死了。”


你说说你说说,好端端地吓唬人干什么?

我这样阴暗污秽、娇蛮任性的人,你有什么好喜欢的。

真是——讲不下去了。我脸都红透了,季白你个大傻逼。

没事调什么情。


“喂喂喂,你到底在想什么......笑得像个傻逼。”

唐诺眨眨眼,看向一脸诧异的朋友,迟疑半晌,摇摇头。

“没什么。”

“啥?没听清。”

“我说,”唐诺咬着雪糕的勺子,嘴角压不住地上扬,“你才是大傻逼。”

真是......笑得一脸傻样了。大傻逼。唐诺你个大傻逼。

比季白还傻。


(完)



评论

热度(1)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