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曰·番外 追寻(易虞)

虽然还没写到......但我就是任性,就是要这对副cp的番外发出来怎么着!!!

话说,这情节有点跳,回忆和现实来回翻滚,也许很难懂?(关爱半吊子学生党写手,人人有责。)【严肃脸】

喂喂喂,不准笑!......咳咳,看完欢迎点评指教~~~撒花完结~~~

九十度鞠躬完毕。


追寻

在外寻寻觅觅500多年,虞子息不是没有想过,这到底值不值。

——说不定那人早就死了,死在某个寂静偏僻的角落。也许是在自己泛游江中独饮酒水的时候,也许是在自己淋着暴雨率军追击敌军的时候。或者,更可能是在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

这样想的时候,他会感到指尖渐渐变冷,像是多年前在界海游溯时感受到的寒意。只是再无人会牵着他的手,甩动着强劲的鱼尾破开薄薄的浮冰,护着他游游停停。他想念他,很想很想。

干燥的夜风与沙海厮守缠绵,风声和缓,难得的平静。风灌入军帐内,烛火倏忽熄灭。虞子息长舒一口气,靠着椅背,静静闭上眼。他无心点灯。

即使明知自己仍将无法入眠。


自从你走了,我再也没有睡着过。深夜在界海中游荡时,我看着泛着荧光的深海植物逐次醒来、绽放、又陷入沉眠,看着章鱼笨拙地缩入洞穴、小丑鱼在晃动的藻类中游曳、水母在一片墨蓝中忽起忽落,看着你不在的世界似是被冰封般沉沉下落。看到全身血液像是冻结般的地步,仍不想回去。

我没有哭过,真的,不骗你。

你这种自私的人鱼走了才好,谁会为你哭。笨蛋。


当虞子息踏上沙漠时,不觉在心中自嘲。有谁会想过一尾人鱼会深入沙漠?

罢罢罢,只要把那群入侵的胡贼赶走,荡平边疆,他的威望就能再上一层。也许,易凉会在哪里听见别人说起西斯比亚的将军——声名赫赫。那就够了。

喂,我都冒着被烤成鱼干的危险来找你了,你听到我的名字后,一定、一定......要赶来啊。

好不好?


在沙漠里住到第20天时,虞子息还是撑不住,脱水发烧了。

他在高温中沉沉浮浮,模糊地做了个梦。那是在易凉走后的第二年。

光头长老不知道是第几次半夜不睡,跑出来把幽灵般游荡的他捞回去。他也是不知道第几次喝醉了,醉得鱼尾乱摆,卡在珊瑚礁上,鱼鳞都刮掉好几片。

“别闹了,回去吧——嘿,你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才长大一点......”

原本抱着珊瑚死活不撒手的子息停下了动作,醉得失去焦点的眼望向长老,努力地寻找着某个人的踪影。他道:“我不要长大,你也不要走,我乖乖和你学狩猎,帮你抓鱼,帮你建巢,帮你采海草来装饰......不要走,好不好?”

那一次,长老似乎哭了。喝醉了的人鱼吓得直往珊瑚礁上缩,最后缩成一团,抱着鱼尾自言自语了好久。那次酒醒后就把那些话给忘了,但梦中听着格外清晰。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再也不捣乱了,我会乖乖的......”

“我好想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

一句一句,划得心鲜血淋漓。他从不记得界海的海水,原来会那么咸。


在易凉离开后的第10年,虞子息出走了。

他去到人间,看过了江南的小桥流水、纤软少女,还有天上悠悠荡荡的鲜艳纸鸢;看过了闷热雨林里穿梭的飞鸟,古木下如云般吹过的洁白小伞;看过了宏伟的宫城,雨水洗过好几回的剔透青砖,以及宫女长袖上细细的流苏。

看过了易凉说过的、没说过的地方,却还是,找不到他。

你到底......在哪里?


“作为你救下本王的回报,你可以向本王提出你的愿望,只要本王力所能及,必定会帮你达成。你想要什么?”

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如是道。他想了很久,半晌收起剑,眼神认真。

“我......想找一个人。”


九觖说,要找一个失踪了很多年的人很难,但如果那个人认识你,还了解你的一切,那要找到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只要让你的名字远扬天下,就可以了。


所以,他当了九觖的大将,西斯比亚的将军。

再见面时,你会不会对我很惊讶?你还......认得出我吗?


没承想胡贼们竟会使用诡计设下埋伏。他骑着穷奇奋力冲出突围,兜头就是一捧沙,迷了眼。紧接着后脑上一重击,尚未痊愈的身体扛不住,晕了。

他还记得自己摔下马时,脑中浮现的想法。

看来,我还是找不到你了。


没关系,这次我先走了。换你来找我啦,阿凉。


“白枭,我们这回捉到那个大名鼎鼎的将军诶!”

“谁?”

“就是那个......‘西斯比亚的守护神’!”

“是吗?在哪?”

“现在在我军帐里,这么个大家伙,哪能随便放。”

“......你不怕他等会儿装晕刺杀你吗?”

“怕什么,老子武功高强。”

“穆法沙,你心理年龄只有6岁是吧?”轻啧一声,“又要我收拾烂摊子。”

吐槽着拐入穆法沙的军帐。

“喂,人呢?”

“床上呢,总不能让大将军窝在干草地上吧?”

“他是战俘还是客人呢,待遇比我还好......”嘟囔着扯开床帘,一撩那人的黑发,愣住了。指尖缓缓抚过他的长眉、鬓角,最后蹭了蹭温软的唇。

时光过了五百多年,你终于还是找来了。傻瓜。

我就在这儿。——不走了。


(完)

评论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