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之下

To小骑士的橘子汁(现在应该叫 @奈因中毒 吧......),么么哒,你的生日礼物过时抵达~请远离天窗,我们的快递员将打破玻璃,把礼物扔进来~~~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去年的礼物,今年的仍然没去买......扭头。

真、真的对不起!


01

优是在一个下雨天里遇到它的。

透明的雨水敲击着纯黑的伞面。他叼着雪糕,左手勾一只塑料袋,踩着人字拖漫步过落满湿漉漉的落叶的大街。伞状似懒散地斜支在肩头,右手不时调整着角度,以遮蔽渐渐变大的雨。人字拖踢踢踏踏。行人穿梭。这是入冬的第一场雨,尽管温度还不算低,深秋的凉意却已深入到人的呼吸。北风肆虐,脸微微刺痛。

天气有点凉,但绝不能因此远离冰淇淋,这是身为甜食爱好者的优的原则。

至于会感冒发烧、窝在被窝里敷冰块、喝没味道的稀粥、被某个家伙反反复复地训......他才、才不介意呢!

但一想起那人愠怒时浅浅皱起的眉心的皱褶,口腔里的冰凉触感一下子消失了。他忐忑地咬了咬硬邦邦的雪糕,抬高视线。伞外的天空布满积雨云,云纹逆卷。雨水从伞尖滑下,如同扑面的蜘蛛丝,透明的飞线蘸着明亮的光泽。睫毛没多久就濡湿了。

有点难受地揉着眼睛,拐过路口时,几声怯弱的猫叫声飘入耳中。他转过伞,望向角落。一盒湿漉漉的纸箱。一只蜷缩的湿漉漉的猫。半截露出箱子的湿漉漉的尾巴。雨下得真大,打得猫眼都睁不开。但当优看清它的海蓝瞳色时,脚步却停下来。

黑伞转了几圈。伞下的男孩弯腰抱起猫,叼着雪糕,脚步加快。猫一个劲往怀里钻。他的力度倏然放轻,呼吸和雨水一样急促。雨下得更大了。

回到公寓时已近傍晚,一看挂钟他就下意识匆匆放好东西,给猫围了条毛巾,径直进入厨房。洗菜,切菜。油浇在锅面上发出“嗞嗞”的声响。香味荡漾。他竭力在米迦尔醒的时候,营造出温暖的家的感觉。

可晚餐准备好后,一直睡的人还是没醒。

他偷偷从卧室门缝往里一瞅,黑乎乎的。看完心里就有点恨恨的,这人怎么能这样......

忿忿地从鼻子哼了声,转身看到沙发上仍是湿哒哒的猫无辜的眼神,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干了什么。猫和人四目相对,一方懵然,另一方心虚地移了半秒,后半秒又“啪”地拍回去。然后,瞬间想起什么似地睁大眼睛。

“喵?”

优扑上去拎起猫,一阵风般掠进浴室:“糟了糟了,不会要感冒了吧?”猫不满地呼噜一声,他揉揉湿漉漉的猫毛,小小地道一声,“抱歉哈。”


拎着洗过澡吹过毛的猫咪已经是半小时后了。装了壶水放在炉上烧着,优抱着猫疲惫地窝在沙发里,低头看着那只因经受了各种折磨而同样疲惫的小白猫,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你啊,真是让人操心。”刚说完就打了个喷嚏。优擦擦鼻子,一摸身上的衣服,不觉失笑。

“帮你洗澡害我衣服都湿了,怪你,要是我感冒了......”

“我会很生气的。”一双手从后面伸出,稳稳地抱住男孩。

诶?优一惊,回头,视线撞入一双冰蓝的眸子,中心的黑色瞳孔浅而圆,晦涩地吸取了所有的光线,映不清自己的模样,宛如蓝翼黑斑的蝶。太、太近了......

他别回脸,低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猫,耳朵红了半圈。

“醒啦?”

“嗯,”嗓音低低的,略微喑哑,“怎么捡了一只猫?”

“像不像你?”他答非所问,抱起猫给身后人看。

米迦尔无奈地看向猫,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猫“呼”地喷了喷鼻息,翻了个白眼扭过头。米迦尔笑笑:“所以你把它捡回来了?”

“嗯。”优放下猫,轻轻抱住它,把脸埋进柔软的猫毛里,声音模糊,“这样以后你不在了,看到它时我还能想起你......”

米迦尔眸中神色深了深,他试探着伸手抚了抚男孩的脸,而后带点力气一扳,愣了愣。那双草绿的眼眸蕴着水汽,似乎下一秒泪水就要溢出。他从未看过优这样的神情,一时间手足无措。修长的手指轻轻拭过睫毛下的阴影,明知是徒劳,仍是下意识做了。

优眸中的水光盈了盈,却是被他的动作吓出的。他偏过脸,伸出袖子去擦:“啊啊,抱歉抱歉,忽然间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那张熟悉的脸上满是幼兽的惊慌无助。米迦尔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轻轻揽过男孩,低下脸温柔地吻上他。男孩身体僵了许久。泪水滑落时的吻一点也不美好,又咸又苦。

舌尖每一次扫过尖锐的犬牙时都会隐隐作疼。吻得久了,米迦尔又一次舔到血腥味。他知道这只是错觉,却还是睁开眼看看男孩。那双翠色的眸子紧紧闭着,睫毛瑟瑟地颤抖着。水快烧开了,壶嘴尖声啸叫,炽热的水汽喷涌而出,白茫茫的。米迦尔闭上眼。

人与吸血鬼的爱情每一步都是走在破碎的浮冰上,小心翼翼。

相爱有没有错?

神也不知道。所以,他只能选择好好地——

拥抱他。


(待续)

PS.本来是有打后面的啦......好吧,拖太久我已经忘了后面的部分了,结果第二章打到一半又不知道怎么延续。要不,慢慢补??

 

评论(2)

热度(5)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