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欧风】红绿灯

悄咪咪混一波更新,这个中秋看来是更不了文了,被自己玩脱了_(:з」∠)_

不打tag就不会有人看到吧,嘿嘿嘿,那还能补救。

希望这篇文能让远在他国的一位朋友打发一下烦闷的心情,虽然要喊着“生活,我,硬抗”,但还是想看到你灿烂的微笑啦~( ̄▽ ̄~)~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虽然有点点想写……喂,文笔还是一般般的,小心看啦!雷百合的麻烦别继续看了,去看V.A.那一篇嘛,也是欧风哦,而且自我感觉是排得上自己作品前五的一篇原耽。

那我开始啦!

===============


红绿灯


01

艾琳诺回想起来这些事时,总是不得不感谢瓦妮莎养过的那条灵缇犬。

那个深夜她刚结束了酒吧的工作,裹着大衣走回距离一个街区的家。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她遇上了红灯,为了保持清醒,她倚着红绿灯点烟,伦敦夜间的寒气让她点烟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高跟鞋磨得她的脚后跟隐隐作痛,她咬着烟尝试着做一个伸展腰背的动作,然而下一瞬间肩部的神经火烧火燎地抽痛起来,她的烟几乎咬不住。值得庆幸的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随后猛然冲她扑来的尖锐的犬吠简直是恶狠狠地碾过她所有疲惫的知觉。

“汪汪!——汪汪汪!”

女人拂开脸边的头发,顺手别在耳后,这才看清了脚边那条梗着脖子努力抵抗牵引绳的黑狗。灵缇犬。未满两岁。雄性。容易干愚蠢的事,处在容易犯蠢的年龄。她几乎是下意识做出了判断,眼睛却不动声色地盯着它。一只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突兀地从视野上方出现,它安抚性地摸了摸龇着牙的黑狗的额头。黑狗犹豫着显露出收敛的迹象。

“我很抱歉,希望它并没有吓到你。”

典型的伦敦口音。艾琳诺不用抬头就能想象出女人夸张的烟熏妆,结合此时此景,这一点合情合理。灵缇犬没有放过她,它倒是没有这样做的余地,显然艾琳诺也是。——然而这当然也可以发生转变。她轻轻瞥了眼它的主人。双方皆是一愣。

狗的主人并不是一个很出挑的女人,但她的唇很美,盈盈的一层柔光,宛如果冻,尤其是在妆容修饰过后。不用怀疑,这样的家伙走在深夜,早晚会有一天上新闻头条,或者血族的猎榜。艾琳诺打量着她,自知自己也在被对方打量。灵缇犬凶狠的目光在这种时候就可以忽视了。

——她竟然没有画着夸张的妆容。艾琳诺暗暗地松了口气,每晚在酒吧的工作让她已经对斑驳的浓妆感到厌弃。于是算是充当一种原谅,她站直了身体,掸了掸烟灰。

“......不,没什么,我没事。”她用烟点了点黑狗,“你这么晚在空荡的大街上走,就是为了遛狗吗?”

女人显然没有想过她会问这样的问题,飞快地扫了她几眼。

“可以说‘是的’,也可以说‘不是’。”她短促地笑笑,“我喜欢在深夜散步,这有利于头脑清醒。你呢?为什么在这种深夜在空荡的马路上等绿灯?”她的语气很随意,仿佛只是在和多年未见的朋友攀谈。

艾琳诺低头跺了跺脚,尽管这让她的脚后跟又一次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她尽量简洁地回答。

“我在酒吧工作,上夜班。”

“喔。”她微笑时眼角挑起的弧度很美,“累吗?”

“有时累,有时不。”疼痛与疲惫让艾琳诺有点不耐烦,她试着回想家里是否还有足够的OK绷,也许她该穿过马路后左转去趟便利店,买些新的回去?红灯为什么还没有变绿?

她本想住口,但是望见女人含笑的目光后,她的嗓子里忍不住又吐出了几句话。

“——你知道,那种地方总有些不安分的客人,当一个调酒师并不比当一个女服务员轻松,当一个女服务员并不比当一个妓女随便。每次我都想给一些人一拳试试看,那样他们就能停止自作聪明的调情了。”

她一口气说了出来。女人的微笑在倾听的过程中逐渐淡去,艾琳诺注意到时已经太迟了。灵缇犬此时不甘冷落的低吼声在冷寂的街上传得很远。艾琳诺能听见风声,在街道的尽头,像轻飘飘的塑料袋起起落落。

糟了,她想,这只是一个陌生人,她本不必给自己找罪受。

女人低下手拍了拍黑狗的脖颈,艾琳诺沉默着盯紧狗的眼睛。三秒后它移开了视线,尾巴下垂。很好,她竭力为自己缓缓心情,起码这样她不用再忍受来自低等生物的挑衅了。人的谈话是另一码事。

于是女人抬起头向她微笑时,那个意料之外的笑容猛然引得艾琳诺心中一动。她忽然明白那只狗为何会这么快被驯服了。

“我想我们是同一类人,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女人别好珀金色的长发,黑色的指甲停留在耳垂边时,仿佛是一只凝固的蝴蝶,昏暗的路灯映在上面一颤一颤,“我的名字是瓦妮莎。”

瓦妮莎。艾琳诺望着她的眸子,余光里红灯温柔地闪烁着。它在眨眼,它说,嘿,亲爱的,你该注意了。这可是个好猎物。或者你更想维持一种稳定的关系?

噢,拜托,她不喜欢和普通人牵牵扯扯。这太糟糕了。

这样想过了,她便坦然地笑了起来。她吐了烟,高跟鞋用力地碾压过烟头。黑狗的耳朵紧紧贴在了头皮上。她拽过瓦妮莎的衣领吻上去时,女人尝到了苦涩的烟草味。艾琳诺知道自己的吻技很差,毫无章法。吻到一半时,瓦妮莎占据了主导,她温凉的手轻轻压住艾琳诺的后脑勺,任由后者把体重压进她的怀里。艾琳诺的呼吸乱了。

“......你的名字起得很好,”推开瓦妮莎时,艾琳诺轻声说道,她的指尖在女人的锁骨处浅浅一划,模仿着蝶翼的颤动,“瓦妮莎。蝴蝶。你专注于哪朵花吗,芙罗拉?”

瓦妮莎深深望着她的眼眸,闻言耸耸肩。

“它不是我的狗,——是我男友的。”

艾琳诺盯着她。绿灯亮了,她的红线断了。黑狗呜咽一声,人却是毫无反应。过马路只有六十秒,前往便利店需要五分钟,回到家需要十五分钟,而离睡觉还有四十分钟。心动也只能有十秒了,现在就是断绝的好时机。她缓缓收敛瞬间的恼怒,扯了扯大衣,伸手在瓦妮莎胸口心脏的位置轻轻点了点。疲惫磨软了狼人的狠戾。

“好吧,但你别忘了,刚刚有十几秒,你是我的。”她挥挥手,转身离开。绿灯亮了。瓦妮莎在背后注视着她。

“你叫什么名字?”

走到尽头时,艾琳诺听见她的喊声。她没有回头。毕竟绿灯已经亮起来了,不是吗?

——所有悸动在这六十秒,就足以萌生,扼杀,消退。

她叫艾琳诺,是一个普通的长得矮小的狼人,雌性,有同龄人没有的冷淡与少有的自持。她不喜欢人类,但生活少不了惊喜,或是奇迹。

她在那个深夜记住了一个人类的名字。


(待续……也许?)

注:我真的只是混个更而已……

emmmmm有什么建议能提一下吗?我还是会很高兴的啦……比如我就觉着艾琳诺的吻很突兀,你也觉着不?

还有,我手上还有篇黑三角的能混个更,可能今天不定时发一下下?会尽量不占tag的……

评论

热度(2)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