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RG TRINITY】关于校园祭的二三事

我回来啦~~~依然文笔持续走下坡路中......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造啊嘤嘤嘤。

只能说一句话——

文笔再差也不能漏掉蠢萌的小藤井诶嘿嘿~~~

那么,奉上小小闹剧一枚咯~~~


关于校园祭的二三事

01

仆(ぼく)の二歩(にほ)は君(きみ)の三歩(さんぽ) 仆(ぼく)の四歩(よんほん)は君(きみ)の六歩(ろっぽ)

我的两步是你的三步 我的四步是你的六步

そんな风(ふう)に これからも 歩(ある)ぃていければいいと思(おも)うんだ

要是今后也一直  像这样走下去就好了 

君(きみ)が思(おも)うこと それは同时(どうじ)に仆(ぼく)が思(おも)うこと

你想著的事 同时也是我想到的事

そんな奇迹(きせき)は必要(ひつよう)ないよ タダであげるって言(い)われても

这样的奇迹没有必要去强求 就算说要送给我也没有必要

パパとママが 心(こころ)だけは隠(かく)して生(う)んでくれたのには それなりの理由(りゆう)があった

爸爸和妈妈 把我们的心脏埋藏在身体中生下我们来 是有理由的 

だから二人(ふたり)は 忘(わす)れないように确(たし)かめ合(あ)って 途切(とぎ)れそうな夜(よる)を繋(つな)いだんだ

所以两个人为了不要忘记彼此确认著 维系著似要间断的夜晚 

(あふ)れないように分(わ)け合(あ)って だからそう

为了不要满溢出来而相互分享 所以这样

(なに)を与(あた)えるでもなく 无理(むり)に寄(よ)りそうわけでもなく

不是一味给予 也不是硬要靠近 

つまりは探(さが)しにいこう 二人(ふたり)の最大公约数(さいだいこうやくすう)を

总之就是去寻找吧 两人之间的最大公约数

声(こえ)にならぬ思(おも)いは 无理(むり)に言叶(ことば)にするでもなく

无法用声音传达的感情  就不要勉强说出来

いつか仆(ぼく)も分(わ)かる时(とき) まで…

一直到我也能了解的那天...


02

一年一度的校园祭上。嘈杂的音乐声随风晃晃荡荡。做成章鱼形状的热气球在空中呆呆地俯视喧闹的人群。云朵就像水族们吐出的透明泡泡。

“阿穗,我们一定要加油哦!绝对绝对要拿到第一名!”

站在标着“两人三足”的摊位前,藤井握着两拳头摇啊摇,一脸坚毅不屈。被叫了名字的少年懒懒回头看他一眼,顿了顿,略带着轻蔑的意味挑高了左边的眉毛,而后自鼻中冷哼一声,咬着章鱼小丸子含含糊糊道。

“就凭你那小短腿?”

“......”

这人无论做什么都这样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包括吐槽。藤井收紧了拳头,抿抿嘴。哼,他才不是阿穗这种不识大体的人,他宰相肚里能撑船......反正一定要死活把这人拖进来玩“两人三足”,有了阿穗在,要夺下第一名根本不在话下。如果赢了第一名,拿了头奖的布偶熊,他就能送给芙三步啦,然!后!

他就能顺理成章地讨女神的欢心~\(≧▽≦)/~啦啦啦~~~

说不定还能顺势约芙三步周日去看电影诶......嘿嘿嘿。

看电影≈休闲时间见面≈约会!这就是S·M·M公式!(严肃脸)

笑得一脸荡漾。穗坂仅仅看了他一眼就明白了这人的心思早不在这里了。他索性慢慢吞吞吃干净小丸子,扔了竹签,而后一把揽过这小子的肩,探下身,微微一挑嘴角。

“要我帮忙?”

“......恩恩。”藤井莫名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不自觉缩了缩身子,看着像是挂在穗坂手上的大型猫咪挂饰般。

“你想要奖品?”

“嗯。”这回只是猛点头了。

“哦。”穗坂一转眼珠,再笑起来就有点点不怀好意了,“那帮你拿到可要答应我个要求哦。”

藤井警惕起来了:“你想要什么?”

“不过分不过分,咱们不是好兄弟嘛。”穗坂弯了弯手臂,让他再靠近一点自己,浓密的睫毛低垂下来,掩着眸中少有的戏谑。藤井喵半歪着头看了他许久,还是无比放心地点头了。

“好啊,只要我能完成的,我都答应你。”

“成。”穗坂松了手,开始一本正经地弯腰系鞋带,“答应了可别又反悔哦?”想想这样还是不保险,干脆加上再一句,“芙三步最讨厌说话不算数的人了。”

“恩恩,好!”藤井下意识乖乖点头,温顺不似往常的炸毛小猫。

穗坂在一边看着,一时心中也不觉起了苦涩的意味。为了转移注意力,他转而别过脸轻快地开口。

“那么,你想要哪个奖品?”

“诶?哦,”藤井指了指前方摊位上摆着的戴着标有“头奖”字样的装饰带的布偶熊,“那只,那只熊。”

“......你喜欢那种布偶吗?”

“不是啊,”藤井答得理直气壮,“但是芙三步喜欢呀。”

穗坂怔了怔。少年在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眼睛明显亮了亮。映着光的墨色眸子蕴着一层浓得抹不开的欢喜。真漂亮,像水墨般浅浅渲开。一时就只晓得愣愣地盯着他看。

——只是这漂亮的瞳眸里从没有映出过自己的脸庞。

转过眼时竟起了揪心的痛楚。穗坂低头笑笑,抬头依然风轻云淡。

“好吧,我帮你拿。”


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藤井是个傻瓜。

但直到现在他才忽然发觉自己也是个笨蛋。而且还笨到了天下绝有的地步。

嗤,这不就刚好了么?笨蛋和傻瓜,很配啊。

——如果真的能这样......不,藤井本就应过着又笨又甜的小生活。

没必要跟着自己犯傻。

是吧?


慢慢凑齐了比赛的人。站在起始线前,穗坂低头看着翻来覆去检查两人绑在脚上的布条的藤井,犹豫片刻,还是低下手捋了捋他的呆毛。

“哈,干嘛?”

黑发少年不满地拍开他的手。穗坂抬了手,淡然道。

“你昨晚大概没睡好,后面的头发翘了起来,我帮你顺顺罢了。”

“哦。”藤井又低下头。

“那么,”没捆在一起的右脚在地上时有时无地蹭着,微微低哑的嗓音听起来一如往常得随意,穗坂甚至抬起头看天空中的章鱼气球,“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喜欢哪个奖品?”

尾音仍然没忍住颤了颤。眼珠子随着气球晃悠来晃悠去。余光瞟见藤井再次抬起了头。等待回答的时间里,指尖一点点陷进了手心。心跳出乎意料得快。

等等,这样会不会太突然?要是他发现了怎么办......不对,就是想要这家伙发现嘛......啊啊啊,到底要不要他发现啦?!

我果然是个笨蛋啊啊啊!!!

脸上开始觉着热。藤井歪头看了许久,眨了会儿眼,良久才想起来回答。他挠挠头。

“这个嘛......其实我蛮喜欢二等奖的。”

穗坂几乎松了一大口气。他改望向摊位。二等奖是个手机挂饰,猫爪形状的,毛茸茸的。

“你不觉得它很像小太郎的猫爪么?”藤井站起来凑向他,语气里难掩小小的兴奋,“很可爱对不对?”

“呃,”穗坂回想起那只对自己莫名热情的猫,勉强道,“是......很可爱。”

不,这绝对是只恶魔。

“我就说嘛!阿穗,你知道吗?小太郎很喜欢你哦!下一次来我家时,让你摸摸它的肚皮吧,那样你也一定能明白它对你的心意的~”

不,谢谢,我选择狗带。

穗坂的脸皮微微抽筋。发号枪适时地举了起来。他趁机拉了把少年,目光落在了跑道上。这样就好,能让心跳重新回复到本来的频率。这样就好了。

没什么关系,你不清楚......也好。


“呯!”

那瞬间他们勾着彼此的肩大步踏出。风撞在脸上的温度也是暖的,像你手心的温度。

穗坂悄悄搂紧了他的肩。慢慢地,唇不由自主上扬了些许弧度。

所幸这一刻,你我是紧密相连的。谁也无法分开。


明知道你的眼里永远不会有我的存在。

明知道你绝不会停下追逐世界的“零点”的脚步。

明知道我们注定会有刀剑相对的那天。

我也依然想给你的身边留下一些关于我、属于我的东西,即使只是一只小小的手机挂饰,也好。

不是说了么?

我就是个笨蛋啊。


离终点还有五六米时,藤井皱了皱眉。

“嘶——”眉心渐渐皱得越来越深,“阿穗......”

穗坂转头看他,猛然想起什么,低下头看藤井的右脚脚踝。

“你的脚前几天扭伤过——”

“没什么,”藤井摇头,宛如拨浪鼓,“我没事的,只是一小会。重点是这场比赛,我一定要把布偶熊送给芙三步!”

“......才不要。”

穗坂小声嘟囔了句。在藤井惊讶地望向他的时候,少年用力拉过他的手臂,将他的重心移向自己,然后憋了口气,脸涨得通红,飞快地迈向前方。背景里章鱼气球鼓着双颊,气呼呼的模样。谁的呼吸一直在耳边回响,明明快喘不上气却仍固执地背负着肩上的重担。真是像个笨蛋。

“——藤井你就是个蠢货!”

“......什么鬼啊?!阿穗才是!”

“藤井是!”

“阿穗是!”

“藤井!”

“阿穗阿穗阿穗阿穗!!”


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到些什么?

穗坂扭过头,瞥见身边人咬牙切齿的表情。目光又转了回来。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这样,已经太好了。

仅仅如此,我知足了。


“喏,二等奖。”

一面蹲下身检查脚踝,一面嘀咕着“好疼好疼”的藤井愕然抬头。

“什么?我们不是第一名吗?”

“是啊,”穗坂无所谓地挠挠脸,“你不是喜欢二等奖的挂饰吗?我跟第二名的换了。”

“哈?!我那么辛苦那么拼命......还忍着脚痛......”藤井一下子跳起来揪住他的衣领摇来摇去,欲哭无泪,“还我给芙三步的礼物啊啊啊岂可修!!”

“......”

从头到尾都在观战的班长上前试图息事宁人:“也不要这样嘛,藤井君不是很喜欢挂饰吗?小猫爪很可爱是不是?”

然而藤井已然崩坏:“孩子他妈,你看看咱们的儿砸,怎么长成这样一个败家子啊嘤嘤嘤......”

班长:“......”

穗坂:“......”

“你这样的儿砸,要让病重的爸比怎么安心走啊嘤嘤嘤......”

班长:“......”

穗坂:“......”

对视一眼。班长了然地点点头,转身离去。穗坂伸手捏捏少年眼泪汪汪的脸,猛然拉入怀中埋入胸口。

藤井:“儿砸你已经晚了爸比我决定要把财产全部给你姐姐極子了呸呸呸......”

显然中途差点咬到布料。

穗坂颇有耐心地压着他不让他挣扎。时间一久两人的身体素质差异就显现出来,藤井最后只能还是乖乖窝在他胸口上。穗坂顺着他的呆毛。

“奖品帮你拿到啦,还是你最喜欢的那只。”

藤井仔细想想,只能“嗯哼”一声,不置可否。

“所以呢,现在到你答应我的要求啦。”

又是一声“嗯哼”。

穗坂轻轻笑了起来。指尖温柔地抚过怀中人的耳根。藤井一僵。

“那么,明天一起去看电影吧!”

“......才不——”一抬头看见放大的脸,藤井吓得脑子一抽,不由得改口,“好吧。”

“很好很好。”心满意足地摸他的头发。

这触感真心不错,无论是摸的人还是被摸的人。藤井微微地眯起了眼。

......咦,怎么总感觉有点不对?


(完)

PS.骗人的啦,歌词都还没放完,还是会有后续的。只是可能要很久之后才写了。到了八月,小生正式晋升为高三狗了嘤嘤嘤......

希望有人会喜欢啊~~~

你们愿意等的话,小生还会努力写的!(握拳)

评论

热度(3)

© 散乌郎 | Powered by LOFTER